当前位置:首页 > 宁夏 > 凯风论邪 > 正文

“全能神”害我雪上加霜

2016年05月26日 09:11    作者:朱艾云(口述) 秋声(整理)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我叫朱艾云,女,1951年2月14日生,是湖南省汝城县文明乡新洞村三组农民,老伴今年59岁。我一婚生了个女儿,早已出嫁,二婚39岁才生了个儿子远明,可是是个智障儿。命运坎坷不幸的我,遇上“全能神”就更加不幸了。

  因为远明出生就是个智障儿,9岁了还在读一年级。我和老伴不甘心,到处找偏方、看神医,三天两头带着他到处跑,吃药灌汤没断过。我一家三口,靠种水果和卖点小菜生活,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搞得苦不甚言,我心里很烦,整天吃不下睡不好。2010年春节,我去走亲属串门子认识了外地嫁到邻村的罗嫂。当我抱怨儿子智障在学校被人欺负的时候,她说:“信‘全能神’可以避灾,保佑孩子健康,信了他们之后家里就没灾难了。”接着,她很亲热、很关心地拉着我的手说:“我老公多年脚痛就是因为信了这个才好的,以前走路都吃力,现在随便可以走个十来公里。”接着,她又给我讲了许多因信“全能神”奇迹般躲过灾祸的例子,还说跟着她就给我一个大礼包。我想到儿子智障都这么多年了,既然信“全能神”有这么多好处,而且又不出钱,就可以治病,于是就答应了。

  一星期后,她给了我一本《话在肉身显现》和一盒光盘让我看,并说“神现在东方发出闪电直照到西方,神第二次秘密降身(第一次降临到耶稣身上,这一次是降到一位女性身上)来拯救中国人。神降临中国,秘密做工,对中国人进行审判。凡归顺到神面前的人得到看顾、拯救,反对的人受到惩罚。”就这样在罗嫂的劝说和诱导下我信了“全能神”。

  从此,我们就到乡镇圩上租的一个小屋里开始聚会、祷告,一共4个人,罗嫂拿着一个小提琴,边弹边唱,歌声很好听。听讲道、唱神歌一段时间后,慢慢的我被“世界末日,人类即将毁灭,信奉‘全能神‘才能去‘天堂’”等谎言迷惑,一切按照“神”的要求做事。我白天四处游说,专盯生活不顺的人传福音、拉入教,晚上读全能神书籍、看光盘等。家务事不想干了,儿子不想管了,夫妻生活也不想过了,更不用说庄稼活了。入教半年后到了夏季,由于我忙于聚会和传福音,不仅自己不去打理果树,还阻止老伴去施肥放药。邻居劝我,我不但不听,反而强词夺理,说“世界末日马上到来,种庄稼还有什么用,你们赶快信‘全能神’吧,得到它的保佑,才能消灾免死。”由于老伴一个人既要照顾儿子,又要顾眼前的生计,结果几十亩果树因错过管理,一无收获,每年靠水果能赚的一万多块打了水漂。

  2011年春节,为得到更多“福报”,拿到上“天堂”的通行证,我生怕对“全能神”做得不够,按教规我写了“保证书”,并宣了誓。为敬畏“全能神”,过年家里不贴门联、厨房不奉灶神,我还瞒着老伴“奉献”了1500元资料费。反正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为上“天堂”辅路,我偷偷地把家中多年积攒下来的3万元全部交了奉献款。我弟到我家做客了解我的情况后,气得满脸通红,劝我说:“姐呀!你别信了,醒醒吧,‘全能神’是骗人的,相信科学,外甥的病得去医院看!”弟弟的苦劝和老伴的争吵没有打动我,我反而劝他们说:“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你还在吵什么呀?跟我一起信神,只有‘全能神’才能保平安!”一气之下,弟弟连饭都没吃就回去了。

  左邻右舍见我装神弄鬼、不听劝告,也就渐渐地远离了我。春节过后,老伴发现我把家里所有的钱财作为“奉献款”交了出去时,已忍无可忍,带着智障儿子到县民政部门提出了离婚。当时我并不因此伤心后悔,觉得自己对“全能神”奉献大,世界末日到了,“真神”一定会来拯救我的。

  离“世界末日”越来越近了,盼望着“全能神”来拯救我,眼看着“冥顽不化”、看不起我的人即将毁灭可开心了。可是, 2012年12月21日太阳照样升起,世界依旧太平。当时我就蒙了!我觉得那天真的就是自己“世界末日”:家散了,儿没了,钱没了,我去找罗嫂,她也不见了,“全能神”说20斤大米一年都吃不完,20斤 “生命粮”在哪?……。

  于是,我彻底明白了“全能神”骗人的伎俩。原本平静安宁的生活就这样被“全能神”毁了,原本多年积攒的一线希望钱也给“全能神”骗了,回想一生不幸的我,“全能神”害我雪上加霜,现在是追悔莫及。

【责任编辑:荷蓬】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