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宁夏 > 人文宁夏 > 正文

地名变迁中,看一座城市新旧交融

变化太快,冲淡了记忆
2016年05月23日 17:45    作者:闻海霞 倪会智    来源:新消息报    [纠错]

  上世纪80年代开展第一次全国地名普查以来,已过去30年。这30年中,银川城市快速发展,市、县合并拆分频繁,街巷、建筑物(群)、居民地等不断更新。我区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正深入开展,地名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城市在新时代的巨大变迁。

  地名普查,让年轻人“看到”城市的历史

  记者在银川已经待了10年,最熟悉的地带莫过于上班路上必经的新华东街。

  10年前,这条街向东延伸过了丽景街,形成一个新的“开发区”,当初在这一带买房子时,大型居民区只有一个丽水家园,周边还多是荒地,最常见的“景色”就是失地农民搭建的蔬菜市场。很多人都觉得到这里就到了银川市的城边上。如今,不过10年,新华街浓郁的商业气息蔓延而来,现代化的大型居民区、家具城、建材市场、餐饮娱乐纷至沓来,丽景街、友爱路、解放街让这一带四通八达。每到夏夜,喧闹的夜市、广场舞,让人轻易就忘了它落寞的过往。

  这里不过是银川市区一个很小的角落。

  因为变化太快,很多人都对曾经生活过、工作过的地方,常有陌生之感。谁来记录城市的这种变迁?城市或远或近的历史又该怎样保留下来?地名普查无疑承载了这样的功能。

  记者从区市两级民政部门了解到,我区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统计的外调目录显示,银川市仅三区就有2万多词条,其中兴庆区占一半以上。近日,记者来到地名普查项目部采访,石家庄博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标了银川市三区和贺兰县的地名普查工作。

  采访之前,下意识里觉得参与调查的人员是对地名比较熟悉的中年人,其实他们都不到30岁。

  “小时候,提起银川,首先想到的是新华街、步行街、老大楼、中山公园。每次父母带我来银川,肯定去中山公园玩儿,然后去那几个地方买东西。”从小在大武口长大的刘盾负责兴庆区范围内的地名普查,“以前对中山公园这个名字就很好奇,觉得应该与孙中山先生有关,但是具体历史不清楚。通过这次地名普查,我详细了解了它的历史,还有很多街道、建筑名称的由来,长了不少知识。”他笑言,同学聚会时可以好好“显摆”一下了,“如果有机会,我还想把大武口的地名也这样了解清楚,其实我对大武口地名也不了解。”

  地名的文化意义对传承城市历史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在地名普查调查表上,地名来历、地名含义、历史沿革等几项都是标注了星号的,这代表着普查重点。

  从“某某家属院”到“XX国际”,地名中的城市化进程

  初到银川市的人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如何呢?

  王泽是博宇公司银川地名普查项目负责人,他从石家庄来到银川已经快半年了,2015年曾负责石家庄地名普查工作。在他的印象里,和石家庄相比,银川市地名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清真寺多,二是市区内文物比较集中。其他的,诸如城市建筑、小区、街道的名字,银川市和全国其他二三线城市的区别并不大。

  对于一个生活在这里只有半年的外地人,自然无法深入到银川城市文化的最基层,去寻找它的与众不同,但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银川市确实越来越像其他城市,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城市个性被稀释已是普遍现象,30年来地名的变化清晰地记录了这一点。

  宁夏大学西部生态研究中心教授何彤慧是自治区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之一,她总结银川市地名文化特征之一就是现代化都市化。如道路通名原来只有“路”“街”“巷”,现今有了“大街”“高速”等;住区通名早已打破“小区”“园”“院”“苑”等局限,出现了“花园”“公寓”“别墅”,还有“庭”“宅”“万家”等新型通名,近年来甚至出现无通名住宅区;桥梁类地名通名,30年前只有“桥”,后来出现了“大桥”“立交桥”,再后来有了“天桥”“特大桥”等等。

  “我们最熟悉的居民区,上个世纪80年代很多家属院,但90年代以后,苑、园、花园、家园逐渐兴起。在银川市三区中,这四类通名平均地表现为兴庆区多于金凤区,金凤区多于西夏区,与城市化水平的梯度空间变化正好吻合。”她认为,这些新兴的住区命名方式丰富了住区地名的文化表现力,增强了地名的时代性。

  近十余年来,随着商业物流的发展,市场的专业化、规模化、多样化程度大大提高,“商都”“商城”“广场”等名称市场类地名丰富多样,成为这个城市新时代的新地标,它们伴随着年轻一代的成长。

  老地名的“顽固性”

  伴随着时代感地名大量涌现的,是一些旧地名在消失。

  一位参加过自治区地名一普二普的老专家介绍,明初在银川设宁夏卫,宁夏镇是明代长城沿线的九边重镇之一,辖域共有屯堡30余座。到上世纪80年代一普时,这些屯堡名称还大多沿用,其中仅以守将得名的就有李俊、掌政、杨和、金贵等。随着移民搬迁,撤乡并镇,一些老地名慢慢就消失了。银川市的一些旧街巷,尤其是“头道巷”“二道巷”之类依数字排序命名的,一普的时候仅剩两三条,二普时就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新街巷。

  采访中,说起地名的变迁,不少地名专家、地方志专家都有一个共同感受,那就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地名对历史文化的记忆在淡化。

  “银川市区(主要是兴庆区)由明清宁夏府城沿革发展而来,有一定数量的明清地名传承下来,但数量总体很少。如明代地名只有承天寺塔、海宝塔、鼓楼、南薰、清和、宁朔、崇义等几处,其中后三个作为街巷名是后期重新采用的,并非完全传承。民国时期的地名在街巷中有所体现,但是数量少且分散,代表性差。”何彤慧教授说。

  地方志专家吴忠礼先生认为,银川市的西夏文化、边塞文化在地名中表现力不够,历史上“堡”“寨”“营”“墩台”的地名很多,但现在沿用下来的并不多。西夏文化色彩的地名数量就更少了。这或许会成为以后命名地名的一个方向。

  已经消失的旧地名也是地名普查的对象,它们将在“旧地名库”中安身,作为新街巷命名时的素材。其实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老地名具有“顽固性”,一些地标性建筑实体虽已消失,但仍在民间流传。金凤区的中岗楼知名度远高于现在该片区福州街、烟台桥等地名,而唐徕渠上各桥梁被一些著名企业冠名后,现名虽被镌刻在桥上,目前仍不如老地名的知名度高。魏家桥在1990年时被更名为武警路桥,迄今已20余年,在使用上仍以老地名为主。

【责任编辑:荷蓬】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