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宁夏 > 人文宁夏 > 正文

那些“吓死宝宝”的地名

更名有要求 程序很严格
2016年05月23日 17:47    作者:闻海霞 倪会智    来源:新消息报    [纠错]

  全国地名两次普查期间,都发现有地名不规范的情况。第一次主要是“文革”前后,追求城市街道“一片红”,造成了很多街巷重名。第二次普查发现一些城市街道、居民区命名“大、洋、怪、重”问题较突出,将进行重点解决。

  身边的“大、洋、怪、重”

  今年4月,自治区民政厅地名办公室批复了宁东铁路公司申请更改站名的报告。之前,宁东铁路的3个站名分别是配煤中心站、临河工业园区站和灵武站。前两个站名以功能命名,没有以地名命名,而灵武站已是太中银铁路银川联络线上的一站,宁东铁路的“灵武站”重名须更名。批复后,宁东铁路三站依次更改为宁东北站、鸭子荡(附近村落名称)西站和灵武东站。

  艾依河是银川人都知道的一条河,但是若问“aiyi”具体是哪两个字,十有八九的人都会弄错。即使现在百度搜索,至少有不下3种写法,如阿依河、爱伊河、爱依河。记得2011年著名红学大师刘心武应邀做客银川,下飞机前往下榻酒店的途中,路过艾依河,他问身边的记者这是什么河,记者答道“艾依河”,刘心武随即问是哪两个字?记者说这条河的“aiyi”二字一直很难搞清,是媒体最头疼的一条河。刘心武说他觉得“爱伊”二字就挺好,充满爱情的浪漫。不过,现在这条河的名字终于有了“明文规定”,2015年4月8日,自治区民政厅发布了《关于艾依河作为标准地名的公告》,确定“艾依河”为标准地名。一地多名造成的不便迎刃而解。

  这两个因命名不规范而更改地名的例子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对不规范地名进行标准化处理,是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重点解决一地多名、地名重名,地名命名不顾传统、刻意崇洋、虚张声势、名不符实,地名译写不准确、用字不规范、含义不健康等问题。可以总结为“大、洋、怪、重”几类。

  提起地名的“大、洋”相信很多人有话要说。最明显的就是一些小区的名字,动辄加以“国际”“御”“天下”,有的命名和周边环境明显不符,只图时尚,直接冠以外国城镇的名字。一位参加二普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在贺兰发现了两个居民小区,“XX小镇”“XX谷”,名字倒是很浪漫很雅致,但是和周围环境没有“半毛钱”关系。银川市兴庆区某小区叫“XX香榭”,提起“香榭”两个字,很多人不知其意,只是觉得很好听。香榭,原指寺庙中的台榭,出自唐钱起《登胜果寺南楼雨中望严协律》诗:“林端陟香榭,云外迟来客。”也可以认为是法语“田园”的翻译。无论哪个意思,用做城市小区的名字,并不妥帖。

  在地名命名中,这一类小区属于住区地名中没有通名的特殊名称。有研究者统计,这类命名约占银川市一级住区的3%。专家同时指出这些新兴的住区命名方式虽然极大地增强了地名的时代性,满足了人们追求“高大上”的心理需求,但是它们的地域文化与空间标识意义不强,也体现不出地名的原位性、继承性和系列化等特征。

  地名是最能体现一个城市人文底蕴的地理信息,特别是一些老地名,有源远流长的文化积淀,有事过境迁的烟雨沧桑,是城市变迁的刻痕印记。国务院早在1986年就出台《地名管理条例》专门规定,“地名管理应当从我国地名的历史和现状出发”,“不以外国人名、地名命名我国地名”。

  改地名很“麻烦”

  首先不是想改就能改。《宁夏回族自治区地名条例》规定,地名的命名、更改、销名,实行分别分类管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进行地名命名、更名和销名活动。地名更名从严控制,可更名可不更名,当地群众难以接受的,不得更名,其中有重大影响的地名,列入历史地名保护名录的地名,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风景名胜、文物保护单位,公众争议较大的地名在命名、更名前,应予以公示,并组织论证或听证。

  其次,更改地名有着严格的程序。人们最熟悉的城市(镇)内街(路)巷、桥梁名称,更名需要由设区的市、县(市、区)地名主管部门按照各自权限报同级人民政府批准;批复意见报自治区地名主管部门备案。居民区、住宅区名称的更改,由开发建设单位在申请立项前,报工程所在地设区的市、县(市、区)地名主管部门批准。

  自治区民政厅地名办工作人员介绍,过去一些部门不按照程序更改地名,造成了一些地名混乱现象。比如青铜峡市叶盛镇,后来改成叶升、叶昇,虽然最终仍沿用“叶盛”名,但却在地方上造成了该地名书写的混乱。(记者 闻海霞 倪会智)

【责任编辑:荷蓬】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