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宁夏 > 人文宁夏 > 正文

漫山野花,不忍下脚

2016年05月23日 18:27    作者:海坤    来源:银川晚报    [纠错]

 

 

山中花朵随处可见。记者 海坤/摄

 

  薄翅螳螂

 

  灿福蛱蝶

 

  密点麻蜥

 

  大耳猬

  初夏时节,带着憧憬和疑惑,记者跟随专家走进了地跨温带草原与荒漠两大植被区域的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沿山路徒步前行,一边看山观景,一边听讲解,亲历并见证了这里所呈现的生态画卷。

  近20年间,贺兰山最美的一年

  “你们算是来对时间了,今年是近20年里,贺兰山风景最美的一年。”在贺兰山保护区贺兰山口,记者就收到了第一份惊喜,这份惊喜来自护林站老站长李建平,他告诉记者,尽管自2003年封山禁牧后,贺兰山的植被逐年恢复,但今年的景色最美,“漫山的野花,让人都不忍心下脚。”

  带着这份期望,我们向贺兰山内行进。从护林站大约行了3公里,就在不远处的山基看到了红的、黄的,各种连片的地貌,好像被涂上了颜色,每一片都有上百亩。这里的山怎么会有颜色?等走近,记者才发现眼前的红色与黄色都是来自花的颜色,其中,有黄花铁丝莲、兔唇花……这些花,看似差别不大,但种类繁多,即使在这里工作多年的李建平也无法一一识别。

  李建平指着沿途植被告诉记者,在山基最常见的是禾本科,其次是菊科。“由于去年的冬雪和今年的春雨格外多,所以山里的禾本科和菊科植物长势都非常好。”

  让记者欣慰的是,在贺兰山树林沟境内见到了一片生长良好的文冠果树。这种植物能在荒漠及半荒漠地区得以生存,实属罕见。记者看到,这片文冠果树连片生长在山谷靠东的山坡上,有500多棵。树干呈奇特的扁圆形,树心为红色,果实黑色,形似核桃,皮厚坚硬,成熟后果壳自动爆裂。其实,这样的惊喜分布在贺兰山的各个沟口,如滚钟口的蒙古扁桃群、苏峪口的樱桃沟、紫花沟及干沟里的玉丁香群。

  花丛、草地里,藏着一个昆虫世界

  在贺兰山保护区行走,你必须沿着动物留下的小路前行,因为当你的脚步迈向野花丛、草地中时,或许已经完成了一个“杀生”的过程,这里藏着一个昆虫的世界。

  昆虫种类繁多、形态各异,属于无脊椎动物中的节肢动物,是地球上数量最多的动物群体,在所有生物种类中占比超过50%,它们的踪迹几乎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贺兰山中也不例外。

  在贺兰山柳条沟,记者就见到了数十种昆虫,就连常见的蝴蝶、蜻蜓在这里也有很多种,如果不是专业人士介绍,你根本就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它们中有的具有保护色,有的有警戒色,还有许多昆虫能将自己变成其他形状,或在外观上模仿一些具有不被攻击特性的物种,有一种毛虫身上的斑纹看似马蜂,其实它是蜂蝇,它只是借助类似马蜂的外观躲避天敌;有些昆虫经常混入与自身体色相近的环境中进行觅食等活动,即使敌害靠近,也很难察觉到它们的存在。例如,蝗虫经常混入与自身体色相近的草丛中,在那里毫无顾忌地鸣叫,但很多捕食者却很难发现它们的踪迹。

  “并不是所有的昆虫都以预防求生存,其中有些昆虫经常以一些有毒的植物为食,并把毒汁储藏在体内。这类昆虫的身体会呈现出几块黄色或黑色或颜色组合(如黑黄、黑红等)的斑纹。”

  马鹿、黄鼠、金雕,大山里的“居民”

  生活在银川的人,大都在苏峪口、贺兰山岩画等景区见过一种成群结队、穿越在山间的动物,它们就是贺兰山岩羊。行至大山深处,我们也一直在关注它们的踪迹。

  “你看这是马鹿和岩羊吃过的树。”在甘沟的一处灰榆林里,护林员哈斌指着几处被动物啃食过的树枝告诉记者,由于灰榆个头小,分布广,深受马鹿和岩羊的喜爱。尽管在苏峪口、贺兰山岩画等景区能经常见到成群的岩羊,但在贺兰山的深处,岩羊却不好找,沿着踪迹,偶尔在山沟中远远的看到几只,等慢慢靠近时,它们早已洞察,瞬间消失在山崖中。哈斌告诉记者,山里的各种动物很少见人,警觉性极高,一般不容易近距离接触到。

  “贺兰山里除了岩羊,最常见的就是马鹿,但马鹿的警觉性更高,即使常年巡山的我们,一年也见不到几只。”哈斌拿着一支在巡山途中捡到的马鹿角告诉记者,这支角是自然脱落的,能捡到它也是一种幸运。在贺兰山里的两天时间,记者始终没找到马鹿,尽管它们在大山里随处留有行迹。

  尽管有点失望,但是这种失望,很快被山里其它精灵的出现驱走。如在野花群中随时会出现的各类黄鼠,丛林里的各类鸟儿,还有那些随时跳出来吓你的荒漠沙蜥。在贺兰山深处,记者还见到了难得一见的金雕,它们像一个个忠诚的卫士,在天空中巡视着自己的领地,甚是威严。

【责任编辑:荷蓬】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